目前您在:首页 > 媒  体 > 公司新闻
一座超越界限的城市

借新加坡2019年总体规划草案出炉的契机,SCP今年的第一批赴新考察于7月10日拉开了帷幕。基于以往历年考察的重点项目和积累的经验、工作中遇到的实际需求以及总规草案提出的新议题,本次考察较原先新增了城市更新、大健康产业等内容,对进行了更为深刻的解读。


超越功能界限的交通枢纽
      樟宜机场是新加坡主要的民用机场,也是亚洲重要的航空枢纽,因其设施的完善和舒适性,多次被评为世界最佳机场。今年4月盛大开幕的星耀樟宜(Jewel Changi)更是丰富了樟宜机场的功能和业态,通过精心布置的机场设施、购物休闲、住宿餐饮和花园景观等功能,使樟宜机场俨然成为了一个突破交通与娱乐、室内与室外、地上与地下、白天与黑夜界限的多元空间,也同时刷新了考察团成员们对于“机场”的认知。

星耀樟宜森林谷:拥有2000多棵树木和10多万株灌木


作为新加坡的最主要交通枢纽和区域中心之一,裕廊东(Jurong East)也同样模糊了交通设施和生活服务功能之间界限。作为新加坡最主要的工业区,早期的裕廊人气并不高,即便是作为交通枢纽的裕廊东也难以为西部带来活力。为此,新加坡市区重建局(URA)将商业设施与交通枢纽设施的高度有机混合作为裕廊东的开发重点,要求开发商建造被称为“J-Walk”的高架步行网络,以保证周边的商业、办公等设施能够与裕廊东公共交通节点无缝连接,强化该区域的步行可达性,在为居民提供便利交通设施的同时,也提升了区域的商业活力。

裕廊东区域中心二层步行网络


超越文化界限的特色街区
       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殖民统治文化,新加坡是一个民族多元化且高度融合的国家。据新加坡统计部门2017年的数据显示,除华人以外,新加坡还有13.4%的马来人、9%的印度人以及3.2%包括欧亚族等在内的其他民族,新加坡人不同的宗教信仰所带来的文化差异更是不得而知。同时,作为全球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之一,新加坡每年都吸引了大量国际移民,进一步丰富了当地的文化元素。
      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之下,新加坡非但没有在城市发展、新旧交替的过程中失去其原有的特色,也没有在民族与民族、宗教与宗教之间产生不可逾越的鸿沟,而是通过对特色建筑、街区的保留,有机融入全球化带来的文化新元素和城市发展的新需求,超越了原本看似无法逾越的文化界限。
      距离SCP考察团所住的酒店不远处就是小印度,作为新加坡早期印度民族的主要聚集地,小印度就仿佛是印度的一个缩影,充满印度特色的街店、地道的印度美食和常有信徒出入的佛教寺庙都令人感觉进入了另一个国度。

小印度街景照片


从小印度信步向东南走,不知不觉间又到了阿拉伯街,早先佛教信徒的诵经声已渐渐消失,变成了清真寺里传来悠扬的宣礼声,路边五颜六色的香料,变成了鹰嘴豆泥和充满中东特色的装饰品店,仿佛浸身于“一千零一夜”的世界里。

阿拉伯街景


沿着阿拉伯街继续走,就好像苏州园林的移步换景一般,沿街精美的佩斯里花纹织物变成了墨西哥五颜六色的皮纳塔,土耳其餐馆变成了人声鼎沸的露天酒吧,周围路人高声聊天的语言混杂着如英文、西班牙文等各种语言,这才发现原来阿拉伯街的尽头,也是各国移民们落脚寻找属于自己小社区的新开始。

装点着各国国旗的阿拉伯街酒吧街


在市中心的另一头是一般被称为牛车水的中国城。由于早年殖民时期,英国政府为了发展新加坡经济,向中国南部广东、福建等地召集了大量劳工,因而牛车水的店屋显露出了浓厚的华南特色。牛车水也是新加坡多元种族文化的缩影,在同一街道上便汇集了佛教寺庙、回教堂和星都寺庙等。正因为其浓厚的历史文化特色,牛车水也成为了新加坡最大的遗产保护区。

牛车水的街道


牛车水的特别不仅仅在于其悠久的历史,它也更是新加坡新与旧、传统与现代相遇、交集最为典型的地方。中餐厅、老字号中药铺、针灸推拿馆、与新潮酒吧、欧式咖啡馆、时尚品牌店错落而立,低矮的牌楼背后是高耸的现代高楼,处处都是视觉和体验上的冲击,却又不显得突兀。

从牛车水望向超级组屋Pinnacle@Duxton


超越“三生”界限的建成环境


滨海湾花园的云雾林(Cloud Forest)


注重人与自然和谐共融的新加坡早已不满足于其“花园城市”的美称,而是处处都在向着建设“花园中的城市”而努力。从寓教于乐有着四百余种植物花卉的滨海湾花园,到新加坡绿色建筑委员会、新加坡市区重建局(URA)在城市设计导则提出的LUSH计划等,都在从方方面面推动着新加坡生态空间、生活空间、生产空间的有机融合。


绿色容积率高达1100%的Oasia酒店


在传统的印象中,产业园是一座座标准厂房和平直的交通干线,而纬壹科技城却是另一番景象。除了经常提及的“work-live-play-learn”的概念以外,纬壹科技城充分融入了生态元素,不仅在启奥生物医药园(Biopolis)有一处新加坡国家级公园,在重点发展信息通讯、媒体、自然科学与工程学研发的启汇园,产业载体也如同一座座绿岛,成为了吸引高端科创人才、促进创新社区交互的成功要素。

启汇城办公楼一隅

邱德拔医院一隅

在邱德拔医院能够观赏到的蝴蝶品类


超越社群界限的城市设施

      作为一个发达国家和全球知名的旅游城市,新加坡自然不缺高档餐厅,但再精致的食物,也不如路边摊物美价廉的食物更具有诱惑力。同中国一样,新加坡在建国初期也遇到了街头无牌熟食小贩脏乱差的问题。为解决这一问题且能继续满足新加坡人的日常餐饮需求,新加坡选择了通过建设熟食中心(Hawker Centre)的方式,对原先较难管理的街头流动摊贩进行集中疏导。

     熟食中心也是新加坡多民族文化共融的缩影,在这里,顾客们可以吃到原汁原味的海南鸡饭,也可以品尝地道的印度咖喱,还有马来西亚特有的冰制甜品。因熟食中心摊位低廉的租金,餐品也大多价格低廉,在保证了饮食卫生的同时,也不会为一般民众增加经济承受能力方面的负担。

麦威士小贩中心内部


更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熟食中心面向的不仅仅是一般概念中的中下层民众,就熟食中心的规划布局而言,除了居民区以外,核心商圈、CBD也都设有熟食中心,因而无论是新加坡的一般从业者、白领、政府官员还是游客,都能够就近到熟食中心就餐。

CBD车水马龙之间的熟食中心(绿色顶棚构筑物)


如果说熟食中心是跨越了阶层界限的载体,在同样面临人口老龄化问题严重的新加坡,商业设施也成为了促进代际交互的工具。位于义顺的纳福城始建于1992年,是当时新加坡北部最大的商业综合体。作为新加坡早期建设的新市镇之一,义顺的人口老龄化问题也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凸显出来。为了留住年轻人口,保证地方的生活活力,纳福城在2017年完成了部分拆除重建和增盖,引入了更多面向年轻群体的商业、餐饮业态,并在综合体内部设置了大型社区活动中心,强化区域代际间的交互。

义顺早期建设的居住组团

具有现代气息的纳福城新建部分


超越时间界限的规划理念
      服务业是新加坡的经济发展最强大动力之一,考察期间最深刻的印象莫过于新加坡超越了日夜界限的经济活力。通过融合商务办公、商业休闲等功能的混合,滨海湾白天是忙碌紧张的CBD,在夜间又化身成为了观光娱乐必去之处,使新加坡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不夜之城。

新加坡CBD夜景


新加坡的城市发展得益于其超越时间界限的规划理念,通过参观URA的新加坡城市展览馆并对于新加坡自1819年以来的相关规划进行学习之后,我们了解到新加坡现有城市发展骨架仍能从其1958年建国后的第一版规划中寻到踪影。在经过60年的发展,逐步建立起来的基于概念规划、总体规划及管控性规划的三级规划体系也使得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发展能够突破时间的界限限制,永远走在世界的前沿。

新加坡公司总经理白岩先生为考察团成员介绍新加坡规划历史


超越自我界限的SCP
      作为一所仰仗新加坡规划理念、致力于中国城市建设发展的规划咨询公司,SCP也在不断超越自我的界限,持续学习创新,力求走在行业的前端。
     在全球大健康产业大发展的重要机遇和人口老龄化日益严重的现代社会,SCP在健康产业规划方面也开始发力,此次也将诺维娜健康城(HealthCity Novena)作为了考察重点,针对诺维娜健康城的规划展厅、已建项目和在建项目进行了实地探访,在现有和未来大健康产业项目的过程中也将充分借鉴、融入诺维娜健康城顶尖的医疗设施、高度混合的功能设置、随处可见的连廊和人性化的设施等,为中国区的客户提供最优质的服务。
      同时,借SCP目前进行苏州工业园区城市更新规划及政策研究项目的契机,本次考察还特别与新加坡裕廊集团(JTC)原高级副总裁、总规划师阮庆文先生进行了交流,深入了解了新加坡城市更新、特别是产业用地更新方面的信息,从规划、政策、实际操作应用等多个方面,对新加坡的城市更新和产业用地发展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使SCP在未来能够更好地为中国开发区的转型升级出谋划策。

中国区及新加坡公司领导、同事合影留念


SCP将继续延续自身的传统,强化已有的特色,通过长期组织员工进行新加坡考察,第一时间获得最新、最一线的经验和知识,应用于SCP的规划咨询项目实践,为客户持续提供高质量服务。

苏ICP备13035779号2013-2018邦城规划顾问(苏州工业园区)有限公司